梦里杏花开

昨夜,梦到满山的杏花盛放,好美!

很久没有梦到这么美的景物了!那是世外桃源般的存在,清澈的小溪自山间淌下,轻轻浅浅,映着山上杏树盛开着的洁白的花,沾染着花香的春风掠过,纷纷雨下,静美如画。

细想想,那仿佛是家乡南山上的杏树。梦中,我感到杏花那么亲切,仿佛我与它有着微妙的联系,我们是熟识的,如《小王子》中男孩对玫瑰的感情。

那么,入梦那么多次的家乡山水,它们是在思念我吗?召唤我吗?

小时候,我踏遍了家乡几乎所有的山地。我知道哪座山上杏花开的好,提前看好了,到杏熟的时候去打杏。知道当年哪里的酸果最好,看花就知道哪个品种的果子成熟后是大颗饱满发甜的,有些则是小小的发酸的。知道那块地头的野枣是甜的,哪座山上的几棵核桃树、山楂树是没人管的,人家果园里的桃子、苹果、大鸭梨、沙果等,自己不比主人了解的少。

初夏,天黑的晚,放学了也要跑山上溜一圈。去干什么呢,看夕阳吗?看落日哪里都一样看,想站的高站在房顶上看就好了。想感受风吗,家里大门前的风也够清爽了,都是山里吹出的风,还伴着花草的清香。其实什么都不为,就是想上山跑一圈,还得算着点时间,刚好赶上家里开饭,否则妈妈总得找,躲不过一句骂“疯哪去了,小心被老虎吃掉”。还好,屋子是建在半山腰,离山顶不是很远。

“被老虎吃掉”,这是小时候村里长辈对孩子们惯用的唬人话。

哪来的老虎,那是村里卧着的一座山,唤作老虎山。这老虎山很神秘,传说这老虎山是恶虎为害人间被神仙点化至此,永远守护着这里的村民,以还孽账。以前这神话我是信的,也因为这座山的神似。这座山,在虎头的位置,张着一张血盆大口。相传这嘴巴几百年会闭上,几百年又张开的。我们小孩总喜欢钻到嘴里.这嘴很宽敞,可以同时容纳五六个人,站起来,伸手可以摸到老虎嘴里波纹状的上颚。这老虎还有耳朵呢,淘气的小孩,就从老虎耳朵钻进嘴里。小时候,我们几个小孩就尝试过从耳朵钻到嘴里,这可是个刺激的事情,探险一般。我们从虎头的侧面爬到很高的地方,这里有个洞口,我们叫它老虎耳朵。我们就从这个洞口钻进去,然后从嘴里爬出来。小伙伴们都陆续钻进去了,坐在嘴里等我,我却因着个子高一点,块头大一点,费了老大劲,还是卡在老虎嗓子眼了,钻不过去,只能退回来,这也成了我一大憾事了。现在想想,老虎耳朵的位置很陡峭,这帮孩子真是胆子够大的。

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。儿时的记忆不断入梦,梦里我依旧是个八九岁的小女孩。

原来,我是那么爱着家乡,爱着家乡的山水。忽想起艾青的那首诗《我爱这土地》。我高声的背诵:假如我是一只鸟,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来歌唱……

我爱这土地,我是这土地的血脉,虽然我不是一棵树,但在那片土地上,我扎下的跟一点不比山上长了一生的松树浅。缠缠绕绕,离了你,我不住的思念,我终会回到你的身边。

清明时节,雨纷纷,家乡的杏花开过、桃花露红了吧。北国的草原上,料峭的春风吹了吹过冬的棉衣,传达少许柔和。

寒冷禁锢草原一整个冬天了,家乡的时令告诉我,是时候舒畅下筋骨了。我期盼一个好天气,在这本该踏青的时节,带上孩子去野外撒个欢儿,带他感受这生他养他的土地,那是他将来魂牵梦萦的地方。(张文颖)

2019-04-12 10:56:25 来源: 责任编辑:张树山
  • 版权声明|联系方式|客服中心|投稿邮箱
  • Copyright(C)2004 www.PZCIG.com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
  • 平庄煤业网站投稿邮箱:p0001994@chnenergy.com.cn
  • 平庄矿工报投稿邮箱:p0001995@chnenergy.com.cn
  • 版权所有:威尼斯人在线官方_威尼斯人在线娱乐网址_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官网